峰霆/微量立霆-《男人的初恋直到坟墓》一发完

...................我滴妈简直会心一击.....................灯灯我们什么仇什么怨..................一口糖一鞭鞭子呜呜呜呜呜呜.....................我要跪了..................谢............谢................灯...................灯.....................【趴下

古丁_:

看完标题就知道正文讲什么系列

祝 @渡渡鸟 1216生日快乐~峰霆立霆都出镜了~非BE!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微博防窥,微博防窥,微博防窥,好了

有点短,看完不要打我0v0







与陈伟霆结婚的大小事宜都是李易峰一手操办。有好几天他还得专门请假去相关部门跑流程办手续,陈伟霆一个人在工作室里就会迎来若干无伤大雅的调笑。

 

毕竟两个大男人的合法结合,在当今社会还算是一等一的新闻。

 

按照二人共识,铺张华丽的喜宴是不打算摆了,但上司同事还有些亲戚至交总要凑一起吃顿饭正式宣告一下的。李易峰意思是递个简单请帖,喜糖什么的也多少派一点。

 

“不然怎么把礼金收回来。”

 

陈伟霆笑他抠门,李易峰故作羞恼追着他要挠痒痒,两个人在新居里小孩子似的缠着打闹。最后陈伟霆被压在沙发上吻了好一会儿,身上的人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他的额发。漏进来的午后阳光分量正好,幸福得让人昏昏欲睡。

 

“威廉。”李易峰双手轻轻拢着他的脸,拇指若有似无抚过他的眼皮,享受鸦羽般的睫毛划过指腹的细腻质感。

 

“……做咩?”半梦半醒的人嘟囔回答。

 

“我看了宾客名单,你真的不邀请那个人吗?”

 

陈伟霆猛地睁开眼睛,李易峰的褐色瞳孔衬着阳光,像浓度恰到好处的星巴克奶咖。

 

无疑,陈伟霆最喜欢的就是星巴克奶咖。

 

沉默一阵,他突然微笑,倾身去啄李易峰的嘴角,那执拗的唇线总会轻易带出左颊一个浅浅凹陷的酒窝。把搁放在李易峰腰上的左手抽出来在彼此之间晃了晃,无名指根处的银戒式样朴素却闪闪发亮。

 

“要跟我结婚的人是你,”他抚了抚李易峰的脸,被对方拉下来亲吻手心,“其他什么人不来都不打紧。”

 

李易峰闻言漾开傻乎乎的笑,低头像撒娇的大猫一样拱了拱陈伟霆的肩窝。

 

让日光陪着彼此依偎睡了一觉,李易峰比陈伟霆醒得早,新家里厨具食材均严重不足,李易峰扒出外卖餐厅的宣传单,给两个街口外的港式茶餐厅去了电话。

 

门铃唤醒了陈伟霆,他伸了个懒腰穿上棉拖,循着煎萝卜糕扑鼻的香味来到饭厅。李易峰翻遍了厨房柜子问陈伟霆辣椒酱放在哪,他迷迷糊糊的思索了片刻,才说那罐很合李易峰口味的辣椒酱,搬家之前就已经吃完了。

 

李易峰哦一声,说没关系我下楼去超市买一罐吧,饿了你先吃。

 

陈伟霆剥开一次性筷子磨了磨上面的倒刺,迫不及待夹了一块萝卜糕要塞嘴里。热气腾腾的餐点在嘴里囫囵翻转,陈伟霆一手兜着下巴防止自己耐不住热吐了出来,想着家里还没有纸巾,便开口喊住准备出门的李易峰。

 

“阿Ken!……”

 

话刚出口,陈伟霆瞬间呆在原地。

 

李易峰亦回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萝卜糕又热又辣的胡椒香直冲脑门,在混沌的脑海中轰然炸出一整片废墟荒野。自以为构筑完备的精神世界不堪一击徐徐坍塌,尖利的碎片刺痛眼角。

 

阿Ken,再买条卷纸翻嚟啊喂。

 

阿Ken,早晨。

阿Ken,我想食萝卜糕。

阿Ken,我买咗新嘅skiboard啊,放假一齐去滑水好唔好?

 

……阿Ken,可唔可以唔好分手?

 

银戒似有千斤重,陈伟霆只能无可奈何地垂下了双手。

 

月亮爬上来,饭桌上的萝卜糕慢慢放凉了。

 

 

 

END






所以其实开始设定是两个CP反过来,峰峰是初恋的,但我实在不知道Ken的性格特点SO……【说得好像现在这样就不OOC似的【揍

再说一次不要打我!打我也不要打脸!

评论 ( 2 )
热度 ( 47 )
  1. 反猫复狗!古丁_ 转载了此文字
    ...................我滴妈简直会心一击.....................灯

© 反猫复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