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ben+超ben】兄弟

 @猫di阁楼 猫猫太太!!!!!!你的梗!!!!!!!!我居然写出来了!!!!!!!感天动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文风。可能,可能,可能我正在经历一个迷茫阶段,小心下读,口味奇怪……??????【疑惑

·与其说是couple不如说都被我写成亲情向的billben。其实我真很想看benben被阿哥做到哭

·我的文风真的变得很奇怪

·大家的性格也很奇怪,各种OOC,我都快不认识他们了

·项总可能炮灰要素有

↑如果以上都OK的话?

++++++++++++++++++++++++++++

“你——给——我——再——说——一——遍——!”

“……”电话对面停顿了一会儿,最后鼓起勇气颤着声音重复道:“我……阿超今晚请我去吃,不回家吃——”

“啪!”

Bill把听筒摔到了地上,瞪外壳破碎的电话面目狰狞。

傻仔你好哇,你好哇,你都会不回家吃饭了,翅膀硬了你,还和别人出去吃饭——

等下,阿超是谁?!

Bill抬脚撵着地上的塑料壳,眼神阴鹜。一模口袋——叼,我的烟呢?

好不容易在房间找到一包皱巴巴的烟,bill脑子里就想起了那个傻仔蠢兮兮的话——“阿哥不要老是抽烟,对肺不好……”

干。Bill赌气地狠狠吸了一口,对着他俩的合照里笑得傻兮兮的ben喷了出来。你让我不吸,我就偏要吸!让你还和乱七八糟的男人出去吃饭!!

Ben口里的阿超,全名项允超,ben新工作的地方的老板。按道理来说那种老总应该不会看上一个开货车的打工仔,但是就是这么巧,在ben帮项允超的司机替班时候,项允超似乎就赖上这个软乎乎蠢兮兮的小司机了。

什么破品味。Bill点好了第二根烟,后牙槽磨得咯吱咯吱响。我的细佬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碰——虽然我是前夜店头牌,那也是为了磨练技术能让细佬爽到飞而已——死人暴发户就滚去买房好吗?!

从来都没有暴露过自己弟控属性的夜店头牌·暴躁的雄狮·bill,狠狠地把鞋柜上的花瓶扫到地板上摔了个稀巴烂,心里念了一句“项人渣这就是你等下的下场”就抓上钥匙出了家门,带着一身的怒火。

+++++++++++++++++++++++++++++++++++++++++++++

“阿嚏!”

“……阿超你感冒了吗?”

项允超一抬眼,就看到对面的人眼神软软地瞅着自己,又圆又黑的眼睛让项总想起了家里的大狗——每次撒娇都带着这样的神情。

自然而然地抬手揉上了对方的头发,项允超尽自己的努力笑得温柔似水,“别担心,只是打个喷嚏而已。”

Ben的头发软软的,但因为很短所以又会像毛球一样摩擦着自己的手掌,手心带着心里一起瘙痒起来。

“阿超。”沉默了一会儿,ben腼腆地开口,“我……我很少吃西餐,所以不是很会用刀叉……”

“……一次也没有吃过吗?”项允超想起了对方那个夜店头牌大哥。一看就是不会疼弟弟的人。

“啊、不是,简单的刀叉ben是会用的!”ben一紧张就用名字来自称,手指开始绞手腕上的橡皮筋,“但是、但是这么高档的餐厅,ben怕自己会给项总丢脸……”

“不是说好不叫我项总的吗?”项允超笑了起来,安抚地拍了拍ben努力和橡皮筋搏斗的手,“没关系,谁第一次就会用呢?等下你看我怎么做,你就跟着做就好。”

“谢谢!”ben感动得眼里都开始闪着泪光,“你人真好,很少有人对ben这么有耐心……”

“你哥哥会对你很凶吗?”

“不会!阿哥对ben也很好!”一听到有人说bill的不是,ben的眉毛就竖起来了,“阿哥只是没什么耐心,但是对ben很好,会给ben钱用,会带ben出去玩,会和阿ben去吃茶餐厅……”

“但是我有时会听到你哥哥在电话里吼你。”比如刚才。

“那是阿哥觉得ben不够听话——”一说到这个,ben的脸就皱了起来,“我今晚没有准备菜给阿哥,我怕他会不好好吃饭……等会儿我可以早点走吗?”

项允超觉得ben整个人都软乎乎的。虽然身材高大,但是反而给人抱一怀的毛绒公仔的感觉。性格软乎乎,声音软乎乎,连看人时那种小狗眼神也是软得让人受不了——就像家里那只老是围着他转的大狗,每次一用那种眼神看他,项允超就会连自己最喜欢吃的排骨都会喂给它。

顺便一提,那只狗非常的……额,健硕。

“……阿超?”ben眼睁睁看着对面的老板表情如同“午”一样木在那里,但是眼神却好像飘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闪着不可思议的光,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把他召回来。“阿超,你有听到我说话吗?”

“……嗯?”项允超眼睛眨了一下,重新扬起招牌式笑容。“噢,洗手间在那边。”

“……不是!我没有问过这句话!”ben开始担心老板的脑子怎么好像逼自己还要不好使。“我怕阿哥没有好好吃饭,希望等一下可以早点走……可以吗?”

噢。原来如此。项允超在心里失望地挎下了脸,想我们连菜都还没上,你就想着走。不过心里这样想着,脸上还是继续温柔到极点的笑容:“ben,我可以问下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哥哥吗?”

Ben思考了一下,刚想开口,话头又被对方掐断了。“我也有个大哥。但是我们基本上除了回家聚会的时候都见不到。对他来说,我是个为了钱不择手段的钱鼠;而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对弟弟基本上没有关照过的不合格的大哥。但是这时候,大哥又会反过来骂我自私。”

“但是项总明明人这么好,对部下都那么温柔……你的大哥怎么能跟你说这么伤人的话呢。”

“是啊。”项允超伸手摸了摸ben的头,心里感叹手感一级棒。“大概是因为……我也没有尽到弟弟的义乌吧。

“从小我们的目标就是,好好学习,练习仪态,认识各种富家小孩,而什么兄弟仅仅是家里一个住在一起的人而已。没有互相关照过,有时连对方在念哪个学校都不记得——但是到了这个年纪却开始抱怨对方没有尽到大哥的义务,我真的是异想天开。”

“……”把玩了好一会儿手腕上的橡皮筋,ben也开口道:“阿哥以前,在做鸭的时候,经常回家就会打我,说我没有好好做家务,也没有好好地给他分担压力……那时候我很伤心,觉得还是自己做得不好,但是阿哥也没有关心过我,有时凌晨回家,也不管我累不累,就扯我起来做饭……那段时间我很伤心,觉得自己唯一的哥哥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差呢……

“直到有一天,我发烧的时候,阿哥背着我从七楼到了楼下,然后拦不到的士,直接跑到了医院去。我可重啦。”ben腼腆地笑着,比了个大力神的姿势,“阿哥身材也好,但是是怎么把我背到了那么远的医院去的呢……那后来,我被阿哥支使给他按了一个月的摩,然后也不再在夜店工作了,开了个小士多。我问他为什么,他就骂多管闲事。但是夜店的姐姐打过电话告诉我说,那是因为阿哥怕我再生病他不能及时带我去治。那时候我就觉得,我之前居然会抱怨那么多,真是个最坏的细佬了。”

项允超默默地听着ben说完好长一段话,修长的手指绞在了一起。“……但是,你们都会各自成家,始终会分开,那时候你阿哥还会背你去医院吗?”

“不!我们不会分开!”ben似乎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声音一下子抬高(虽然还是很软by项总),“阿哥说过,我们手上戴着橡皮筋,就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奇怪的兄弟情。项允超在心里盖了个戳。

看来自己要泡到这位软乎乎的小司机,就必须过了那位前·夜店老板·弟控·喷火雄狮·哥哥那一关。不然——

“但是你永远都过不了我那一关。”冷不丁地,一道声音在项允超背后响起,项总差点把桌布都扯下来。“想沟我细佬?也不看看你长成什么样。”

项总淡定回头,看见了漂亮乖痞的前夜店头牌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手里还夹着一根强行被服务员要求摁灭的烟。皮外套皮裤白T,随意又骚包。

明明是同一张脸,为什么ben给人的感觉就这么可爱,这位大哥就——项允超摸了摸鼻子。

“不用看了,我知道我长得漂亮。”bill连笑声都带着轻蔑,一只手插着皮外套的口袋,另一只手朝吓呆了了的ben勾了勾手指,“傻仔,返屋企啦,傻响到等住卑人强【】奸咩(傻仔,回家啦,傻在这里等着被人强【】奸吗)。”

“……阿超好好人噶,点会做D咁嘅事(阿超好好人的,怎么会做这样的事)。”ben连抱怨都是软绵绵的,不像抱怨反而像在撒娇。“我仲要同老板一齐食饭……(我还要和老板一起吃饭)”

“食食食食你个死人头咩食(吃吃吃吃你个死人头)。”bill抬手狠狠地巴了ben的头一下。“我唔理你,你唔跟住今晚唔好同我同间房(我不管你,你不跟着我今晚不要和我同间房)。”

Ben很明显被威胁到了。他焦虑地看了一眼项允超,焦虑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盘子,最后焦虑地看了一眼bill,霍地站了起来——“阿、阿超对不起,我明天给你带煎堆吃……”

“记得加D阳痿药落去(记得加些阳痿药进去)。”bill留下一个挑衅的笑容就转身朝着门口走了,项允超觉得自己身后残留着bill激辣的香水味。

像是抢地盘抢赢了的雄狮。项允超眼神开始阴鹜。

“阿哥,我们还没吃饭,今晚吃什么……”

“茶餐厅?……”

双胞胎的声音渐行渐远。项允超舒了口气,抬头看见服务员隐忍的微笑:

“客人,不好意思,刚才隔壁桌投诉你们声音太吵了,虽然我知道不是你的错……还有,我们的菜可以上了吗?”

“……”

 

 

 

 

 

 

 

结局,项允超食量爆发,一个人吃了两份。

+++++++++++++++++++++++++++++++++++++++

“阿超,阿哥托我给你带道歉的礼物。”

项允超拆开包装,里面是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不举药。包装上龙飞凤舞几个大字:一天三次,一次三片。

 +++++++++++++++++++++++++++++++++

读完感谢!

啊 是不是感觉吃了一场大shi【胡说】哎我真的……我到底怎么了【。】

benben最可爱!


评论 ( 25 )
热度 ( 91 )
  1. 夜芝魅反猫复狗! 转载了此文字

© 反猫复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