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森x张文健】陆铲屎官和卤蛋(可能是一)

·陆森x张文健,美术系辅导员x学校保安

·第三人称视角,“我”是一只公猫,雷慎

·但是完全不像猫……

·陆森痴汉有,全员OOC*3,原创角色(一猫一狗)有

·脑残弱智童话风【?

↑如果以上都OK的话?

+++++++++++++++++++++++++++++++++++++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南方的天空在夏天真是格外的蓝,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我琢磨着要不要出去晒太阳睡个懒觉。

“你打算出去吗?外面可热啦。”旁边的大黑眯着他金色的眼珠子,有一搭没一搭地甩尾巴。“门口保安养的那只傻狗今天一直扒拉着门口想进屋里凉快凉快,但是没人理他,哈哈哈哈。”

“是么。”我小心翼翼地找到窗口边有被阳光照到的地儿窝了进去。调整姿势时尾巴尖儿不小心碰到了窗户上的玻璃,顿时被烫得一哆嗦。“他不是很得宠么,怎么会被关在门外?”

“是说,好像把平时喂他的大爷最喜欢的水杯给打破了——那是大爷的女儿买的啦,啧啧啧……话说回来,好像说今天有新的保安进来哦。”

“新的保安?之前不说找不到吗?”

“好像是从别的地方挖过来的——我也不清楚。”大黑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嘴里狰狞的尖牙暴露无遗。“嗯,我要睡了。”

说完,大黑一跃跳下窗台,朝它的小窝那走去了。

 

那个大黑口中的小保安,我在那天下午就见到了——在教学楼里面。

他坐在教学楼大门口那里,一身别的保安大爷驾驭不了的短衣短裤制服,室内还戴着个帽子,看着有多傻就有多傻。一看见我,立刻夸张地“O”大了嘴:“这所学校里有猫欸!”一口白牙镶嵌在黑乎乎的脸上,锃亮得刺眼。

穿着凉爽的小保安一把把我抱起来悬在了空中,强行和我眼对眼地说起了话:“哎呀你可不能随便乱跑沃,要是打破什么东西可就不好啦,还有小心被人抓去卖钱或者吃哦,里知道吗,其实也有很多人吃猫肉的,你可不要以为自己很安全,还有还有,我之前看新闻说有人会把猫抓起来剥皮做皮草,你可要小心不要被那些变态抓走……啊对了还有!……”

什么鬼!这人天生爱操心吗!那你怎么还那么胖!(卤蛋纠正:那叫壮!壮!!)

我简直被他烦得不行,踢了踢腿表示抗议。但是热心又着急又自来熟的卤蛋还在盯着我的脸一直吧啦吧啦,我只好大叫了几声来宣泄不满的情绪。

“哎呀这……丁丁?”

天使的声音!这什么,这不是能把我从这个瞎热心肠又话唠得要死的菜鸟保安的手里……嘴里解救出来的,陆铲屎官的声音吗!

菜鸟保安也看到他了,抬起头来往我身后看。我趁着他发愣的当口用力一挣,终于从他的手里逃了出来……并没有。

为什么要那么用力抓着我……

我绝望地回头看了一眼我的铲屎官,期望能用眼神来表达我“被烦得很难受”的心情,却发现他的表情变得梦幻又粉红。

怎么说好呢——双眼放空,眼神呆滞,嘴角还下拉似乎下一秒就会有口水滴下来了,双颊还有不自然的红晕。通俗点说,我觉得他可能,发情了。

可能人类的说法和我们不一样吧,不过其实没什么不同,最终目的不都是那几个动作嘛。

“哎呀,老师里好沃。”这时,那颗卤蛋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我是新来的保安啊,我叫张文建!因为刚刚来还什么都不懂,以后还要多多麻烦请教里们……是说,这只大麻猫是你养的吗?好听话好Qute沃!”

“可爱……”

“嗯?森么?”

“哦、我说,谢谢……”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把心里话说漏嘴的陆铲屎官脸一下子红得跟那什么似的,还使劲要装着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维持人民教师的形象。“嗯咳,你好,我叫陆森,是这所学校的美术系的辅导员……还有,这不是我的猫,不过大家都叫它丁丁。”

“陆老师里好!”不用回头看,都知道那菜鸟保安……现在知道他叫张文建,笑得肯定又呲出一口锃亮的白牙了。“我以后可能会经常坐在这里值班,和陆老师的办公室好近沃!”

“是、是啊……”

“我们以后要多多交流,做好朋友沃!”

陆铲屎官没有回话,大概是已经脸红到当机了吧。我轻轻一挣,这回终于把我松开了……我的老骨头……

我伸着懒腰往那只傻狗的窝那边走去,不想理会那边单方面散发着粉红泡泡的两个奇怪的男人。

 

“丁丁丁丁你听我说,”陆铲屎官的脸离我非常近,近得我都能看见他眼睛里写的“卤蛋好可爱”几个大字。“你觉得,张保安会不会有可能喜欢我呢?”

我随口应了一声表示我没兴趣。

“哎呀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说会的。”陆森装模作样地戳了戳我脑袋,强行解读了我的想法之后依然一脸纠结。“但是,但是说不定根本没有呢……要不这样,我拔你身上的毛,单数就喜欢,双数就可能以后才喜欢,你说好不好?”

你这个神经病!

我朝他的脸吼了两声,觉得这个平时都斯斯文文的男人简直不可理喻。

发情期的人类都是这么难缠的吗?

 

不过,看在以前陆铲屎官经常给我带鲮鱼罐头的份上,我还是认真观察了一下那个卤蛋保安有没有可能喜欢上白斩鸡的陆森。

他像平时一样,早上七点钟骑单车来到学校,然后到警卫室换衣服,和那些大爷保安插科打诨,吃早餐,继续插科打诨。

过了一会儿,开始慢悠悠地骑着他的小破自行车巡逻学校——还好学校不算特别大,不然按他的那个速度,可能到晚饭都没循完一轮。

然后中午就例行到饭堂吃饭。一般来说这个时候,陆铲屎官都会定时定点在饭堂门口逮他,还非要装作一副“好巧我们好有缘”的样子。真是可耻啊陆辅导员。

下午到晚上都坐在教学楼门口那里值班。说来好笑,就因为之前卤蛋曾经无意中抱怨过“坐在这里超级无聊的,陆森又要上课批改作业”,陆辅导员差点决定把办公桌搬出去陪那颗卤蛋,最后还是因为桌子太大门太小过不去才放弃的。

真是可耻啊陆辅导员……

不过经过一天的观察,卤蛋和平时根本没什么不同——不如说,其实他来到这个学校也才一个星期,也就只有陆铲屎官能够这么干脆地在一分钟之内扑通跳下坑里了。

不过,要是这个卤蛋真的喜欢上了陆铲屎官,会不会减少对我的骚扰呢?

我看着尾巴尖儿上绑着的那个粉红色的小蝴蝶结,最终还是陷入了对猫生的思考。

为什么,就非得有人无聊成这样呢?

 ++++++++++++++++++++++++++++++++++

读完感谢!(* 艸`*)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mua

 


评论 ( 9 )
热度 ( 56 )

© 反猫复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