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霆】无名#这是给my dear苏哩的G#(一发完)

 @苏哩苏哩 亲爱的苏哩 可爱的苏哩 本子顺利完成恭喜恭喜恭喜

于是……我把G发出来混更了【。

·大学生峰峰x大学生因为某些原因所以简直宿管的等等

·校园pa【废话

·OOC*3

↑如果以上都OK的话?

+++++++++++++++++++++++++++++++++

李易峰和陈伟霆的孽缘开始在一个午后。那时,李易峰正死气沉沉地躺在宿舍里为熬了一整宿的自己补眠。

天很热,空调很凉,宿舍很安静。李易峰迷迷糊糊地在睡梦里见到一只哈士奇撒着欢儿向他跑来,又在他面前威风凛凛地摆了个pose,昂起头,张嘴:

“同学开门啦查房查房查房——!”

什么玩意儿。

李易峰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把自己缩在被子里卷成个蚕蛹。掩耳盗铃地试图忽略被拍得砰砰响的宿舍门。

“开门啦——里面有冷气我感觉到了沃!肯定有人!开门——”

李·蚕蛹·易峰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门外的人锲而不舍地敲了两分钟,无果,嘟哝了一声“真的没人沃”走开了。李易峰疲惫地松了口气,把自己从蚕蛹里放出来,再次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尽。勉强能把眼皮撑开一点的李先生发现自己的脸离墙只有一厘米距离。

头依旧很痛。太阳穴突突地跳,像倒数定时炸弹一样。李易峰痛苦地抹了把脸,伸手在床边找自己的手机。

……

去哪了?

不想睁眼的李校草把手伸到后面胡乱地摸索,直到手里突然被塞进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喏,里的手机。”

“哎,谢谢……”

不对,你谁?!

李易峰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花容失色地看着像只大狗一样蹲在床边的男生。男生的脸在昏暗的房间里完全看不清楚,只有亮晶晶的眼睛发射出“我是好人”的信息。

李易峰这下完全清醒了,拼了命地压抑住自己尖叫的冲动,老半天说不出话。

男生见状连忙摆着手解释:“窝窝窝窝不是坏人!我也是里的同学啊!”

李易峰仍旧不说话,从枕头底下摸出自己的瑞士小刀,紧紧攥着它抖着声音质问道:“你是谁,过来干嘛!”

“窝?窝是……我是陈伟霆,大一的,”男生的声音很无辜,“窝有钥匙沃,当然能进来。”

“你怎么会有钥匙?!”

“窝是你们这个星期的舍监,当然有钥匙!”

……

哦?

李易峰回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有这么回事儿。

“你就不能等我给你开门吗?!”

李易峰重重地松了口气,随后开始为自己刚才不淡定的反应感到气急败坏。他觉得这个语气无辜还尝试着扑闪眼睛博取同情的……舍监,简直无理取闹,简直没有职业道德,简直……简直应该被狠狠抽一顿!

李大校草已经气得说都不会话了。

“我要投诉你。”李易峰厉声道。

“补药!”男生的声音软得快掐出水了,“窝就是因为发现里面有冷气,但是一直都没有人开门怕出事嘛……”

“……”

“嘿嘿,同学你生气了?”男生讪笑两声,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你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吃!”

李易峰在暗里朝天翻了个大白眼,抬手就想把这位不速之客赶出去,结果……

“咕咕咕——”

结果这时候饥饿感席卷而来。

李易峰还来不及脸红,男生就从地上一跃而起,兴奋得不行:“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饿了!”

李易峰想抽他。

李大校草心里默念着清心咒平复了一下心情,最终在“面子”和“不想胃痛”之间选择了后者。

“就算做得好吃也不一定不会投诉你。”李易峰依然闭着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因为一碗及时够味又足够大份的泡面,李易峰(居然)和那位不请自来的HK boy成了朋友——尽管李易峰觉得只是对方缠上他了。

“你不是舍监吗,怎么能在宿舍用电饭锅?”终于在陈伟霆把第二包泡面丢下水时,李易峰忍不住问。

“哎呀反正阿姨她不在,里不缩窝不缩谁知道沃。”

李易峰硬生生憋下了吐槽对方港普的冲动。

男生用筷子在锅里搅了几搅,麻利地把泡面捞到了碗里,淋上汤。

“不瞒你说,我二十多年了,最会煮的就是泡面,试过都说好吃!”

“然而它们仍旧是泡面。”

“老纠结那么多会掉头发的。”

“老吃垃圾食品才是好吗。”李易峰看着对面的大额头翻了个白眼。

话是这么说,李先生还是三口两口地把自己那份吃完了,咻噜咻噜喝完汤,抹了把嘴,有点嫉妒地盯着对面满当当的碗。

陈伟霆抬眼,看着李易峰一脸想吃又死要面子的小样,乐了,笑嘻嘻地说:“好啦不要害羞,想吃尽管说,我继续给你煮沃。还有大半呢。”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李易峰开始装矜持。

“这事关我会不会再被罚做一个月的舍监呢!”

李易峰对面的男生脸上咧着一个占了面部三分之一的大白牙,眉眼弯弯的,一下把李易峰纠结的心给理顺了。

李易峰脑门一热,有点尴尬地别开了脸——这二货笑得真好看。

++++++++++++++++++++++++++++++++++++++++++++++++++++++++

“哎呀我腰疼……”

“但是……”

“我都受伤了你还欺负窝!”

李易峰看着对方泫然欲泣的脸,心疼地揉了揉他的腰。

陈伟霆的表情更委屈了。

“怎么都没人告诉过我,原来当舍监这么危险沃……”

事情发生在四天前。

“威廉啊你帮手将呢两箱花洒搬到三楼啦……”

宿管阿姨指着在舍管室里的两个大箱子,对经过舍监室的陈伟霆说道。

阿姨居然是陈伟霆的同乡——虽然并不是同乡,但起码同声同气一家人——这是陈伟霆万万没想到的。有次在不小心听到舍管阿姨跟她家人打电话后,陈伟霆惊喜地破门而入:

“阿姨,原来你都系讲广东话噶?”

阿姨淡定地点了点头。

“哎呀你早哋讲我就唔洗成日咁辛苦讲国语啦……”陈伟霆差点喜极而泣,拉着阿姨的手噼里啪啦讲了一大通,最后抖着声音总结道:“阿姨,缘分啊!”

阿姨默默地听完陈伟霆几分钟“一个人在这里国语好差被人笑好丢脸没人和我讲粤语好寂寞电话费好贵好心疼”的演讲,抽出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后生仔,就算系咁,你都系练好哋你哋国语啦,阿姨我有时真系听唔明。”

“……”

总之,这位同声同气的阿姨,现在正在支使陈伟霆当苦力。

陈伟霆很为难。

他已经换上了篮球服,穿上了最帅的球鞋,还绑了条骚包的小辫子,正抱着篮球准备去篮球场一展英姿。

但是阿姨支使他去做事。

“阿姨我可不可以先放在这里等回来再……”陈伟霆试图讨价还价。

“不行,等一下师傅就要过来装了。”

“……”

威廉懊恼地把骚包小辫子的橡皮筋扯下来,篮球也放到了一边,腰一弯手一抬就把两箱的花洒都搬了起来。

“你不要乱来,小心受伤,这不轻的……哎呀你看路!”

“没事没事……”陈伟霆含含糊糊地嘟哝,“我好快就翻来……”

陈伟霆摇摇晃晃地出了值班室的门,觉得自己每一步都面临着撞上墙的危险。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摸索着楼梯的方向,直到终于碰到了楼梯,脚一抬——

“砰!”

“嗷——!”

终于就在那一天,陈伟霆光荣地,闪到腰了。

不仅闪到腰,而且还把屁股跌得生疼,不过这个就不要多说了。

李易峰在自己连续两天没有见到陈伟霆来查房之后,终于冲到了舍监室找人。“陈伟霆你吃着皇粮又不干活,小心我告发你,你有电磁炉,你在宿舍煮泡面……”

“……”

陈伟霆慢悠悠地把头转了过去,小眼神委屈极了。

看到这副神情,李易峰着实被吓了一跳,“……你被夹到脑袋了?”

“……我的篮球赛泡汤了!”

“啊?”

“而且还扭到了腰!腰好痛!呜呜呜呜呜呜尼峰,我怎么这么黑仔啊……”

陈伟霆嘴角一垮,张开手臂想扑到李易峰身上哭诉,但是一动就——“哎呀我的腰疼疼疼……”

然后就发生了开头的那几句对话。

李易峰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是男人嘛,总会对喜欢的东西有奇怪的癖好,比如说李易峰现在就觉得陈伟霆这种委委屈屈的样子像极了那种被雨淋得湿透了回家到主人怀里要安慰的大狗,可怜见的。

于是李易峰也身体力行了一个主人应该做的事。他主动坐到了陈伟霆身边,双手一揽把他抱到了怀中,另一只手呼噜着怀里的人的头毛:“好了好了小狗不哭给你骨头。”

陈伟霆吸吸鼻子,继续哭:“你进来的时候还骂我……”

哦对了,李易峰和陈伟霆交往了。因为李易峰和陈伟霆霸道地表白了,而陈伟霆也二蠢地无意中接受了。这就叫泡面情缘。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这样设定的。

李易峰觉得自己也有点委屈,毕竟他作为一个天天都在肝设计的设计狗,死线前期每天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宿舍,连约男朋友的时间都没有,天天盼星星盼月亮在暗无天日的赶稿低于里唯一的盼头,就是等陈伟霆来查房的时候能看看那个黑脸上半月似的大白牙。

但是现在……李易峰再次帮陈伟霆揉了揉腰。唔,手感很好。

“……我现在除了帮阿姨看通知和监控就什么事都不用干了。”陈伟霆直起身,装模作样地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峰峰,我命好苦哇~~~~”

“……”李易峰冷着脸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这样吧。你的舍管任务,先停停。”

“……哈?”

“你养病的这段时间,就过来我宿舍养吧。我能够照顾你,给你换药,给你买饭,送你去上课……”

“还能够做我们一直没做成的那件事!”陈伟霆兴奋了起来。

“……是的,能做。”

“但是……阿姨肯吗。”陈伟霆扒拉了一下桌上乱七八糟的通知,觉得自己简直不像一个学生。“我本来就是因为打烂了阿姨的热水瓶才被罚做舍监一个月的,现在还休息……”

不过其实本来也不是特别严重,只是想偷懒多几天才说得那么夸张的。陈伟霆在心里默默补充。

“这我自有办法。”

+++++++++++++++++++++++++++++++++++++++++++++++++++++

后来,过了一个星期,陈伟霆的病养好了。而舍管阿姨也告诉他不用继续做宿管了。陈伟霆惋惜之余想高歌一曲今天是个好日子,尽管他并不会唱这首歌。

到宿舍找李易峰想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结果发现又要接近死线的设计狗不在宿舍。

在图书馆吗?陈伟霆下楼准备换地儿,结果在经过舍管室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熟悉到眼睛起茧的背影。

陈伟霆顿时双眼放空,连画面的颜色都白了。

那个在宿管室里,丝毫不理会旁边堆积如山的通知,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的人……不就是他的尼峰吗!

李易峰专心致志地,一点都没注意到有人隔着宿管室的玻璃门盯着他看,时不时抬起手点点鼠标。

Fongfong,里四世界上最猴的蓝朋友!陈伟霆差点哽咽。

李易峰的背影有点单薄,可能因为天天都在肝作业的原因,原本还算红润的肤色也越来越苍白了。然而,他现在还忙着帮夸大其词的自己受罚……

陈伟霆鼻子一酸,觉得自己连meko都不如。他放下了怀里的篮球,抬手开始拍门:

“同学开门啦查房查房查房——!”

+++++++++++++++++++++++++++++++

读完感谢(* 艸`*)

最后好鸟爱苏哩 苏哩是我的你们都不要抢!!!!

评论 ( 2 )
热度 ( 106 )

© 反猫复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