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发病

现在一想,我高中时候最快乐的是高三,但是最怀念的一个画面是在高二下学期。那时候新操场还没建好,只有一个塑胶跑道,连旁边现在是一大片绿化的地方都是水塘——本来不应该是水塘,只是烂泥,但是那时候下雨特别厉害,毕竟是春夏交际。然后那些水塘旁边长满了狗尾巴草,水塘里面是那些恶心的小生物还有非常多的螺,看一眼就会恶寒得呻吟出来的地步。

那天应该是中午就洗了澡,所以下午很闲,所以就和泳泳靠在栏杆那里聊天。说是靠,其实是趴,整个手臂和肩膀都搭在了栏杆上面,眼睛也自然而然就往下看。其实高二的时候班的位置是非常有优势的,一眼能看到跑道,所以中考体育的时候简直像是在直播田径比赛,不过就是整个楼层都没有厕所,要上厕所还要跑到楼下去……

一眼看下去,就看有两条小狗在草地上面玩儿,一黄一黑,两条圆墩墩毛茸茸的小奶狗,就在草地上面滚来滚去。然后旁边,就是标准操场比较窄的那一头,还有四个还是五个男的在打棒球——对,他们在打棒球!而且他们人还不够,基本上是只能投球,而且投着投着就不想投了,到了水塘那里捡石头扔水玩儿……然后,就变成了他们穿着校服,戴着棒球帽,旁边还放着球棒和棒球,在水塘旁边扔石头玩的场景。

操场上面的人就和设计好一样的三三两两,结伴压马路的,一个人在那里跑步健身的,还有几个人在边上打闹的;小狗依然在草地上面卖萌,那几个男的依旧还在那里研究扔石头,有不少人在操场上面压马路,也有人像我们一样在楼上用上帝视角往下看。但是想起来比较奇怪的一件事是,为什么那时候没人去逗狗。

课室里面的冷气没有关,隔壁班还在播歌,楼下好像还有几个男的在玩踢毽子。

现在新操场建好了,水塘早就被填平了;工地撤了,两条小狗当然也不见了;那几个男学生如无意外肯定也毕业了(不知道他们研究出来怎么五个人组队打棒球没有),我和泳泳也毕业了,一个在广州一个在惠州。那时候隔壁到底播的是GEM还是侧田也已经忘了,也或者其实就没有播过——但是教室里面冷气是一定没有关的,因为我们在外头呆腻了就进去了,里面很凉快。

我大概一辈子都会怀念这个场景。


评论 ( 17 )
热度 ( 2 )

© 反猫复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