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健】巨大黑犬

*给my@冬末《脸红心跳》的g,想了想还是改一下发上来,谢谢大佬让我参g吧唧吧唧
*题目是页游无光里的一个技能 感兴趣可以玩玩看(你)
*李易峰x张文健,交往前提
*ooc 流水账 意味不明
以上都ok的话?

​张文建一直觉得自己的手指有点丑。
​短倒是不短,就是有点粗,而且还黑黑的。反过来手掌也没怎么白,还泛着红。
​张文建有点沮丧,翻来覆去地把玩着恋人的手指。“峰峰,你的手怎么就这么好看啊?”
​“天生的吧。”男人随手摸了摸身旁人的头,毛茸茸的。“阿健,六点半了。”今天是你煮饭。李易峰在心里补充。
​张文建佯装没听到。“哎,手指跟人一样,峰峰真是白得不得了……虽然我觉得黑一点比较man,但是我也想手指变白呀!”
​李易峰把报纸放了下来,无奈地转头对絮絮叨叨的恋人说教,“一个人全身上下都黑黑的,就手白,这不是很奇怪吗?”
​“不会吧。”张文建还一脸“你在骗我”。
​“不单只奇怪,而且还很恐怖。”
​两个人的脑子里都不约而同地浮现出《皮肤变白的军人》,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哎,我今晚不想做饭啊,要不点外卖吧。”
​“那你明天就别想下床了。”衣冠禽兽李易峰再次拿起了他的报纸。
​“真的假的,你能做到这一步再说吧~”
​衣冠禽兽的报纸被扔到了一边。

​“如果明天就是末日,你会想干什么?”
​张文建在床上半眯着眼,完全不想回话。“养狗吧。”
​李易峰斜睨了他一眼。张文建求饶道:“我会像跟世界上最帅的男人李易峰一起遛狗……峰峰,我快被你干死了,放过我吧。”
​李易峰俯下身吧唧了卤蛋的肉脸一口,满脸笑容。这个人,今天又长得好看了一点。张文建迷迷糊糊想,并嘟起嘴索吻。男人遂了他的愿,继续躺下环住了对方的腰。
​“我感觉你好像又变胖了。”
​“你胡说,你一个人小白脸就嫉妒我健美。”
​“曾经你还是健美的……自从吃了我的饭之后,肥肉好像就越来越不遏制了哦。”
​张文建闭着眼睛哼了一声,气鼓鼓道,“我还是比你壮。”
​“是是。”李易峰抓了一把身下人的腰,半晌说:“我们养狗吧。”

​认识李易峰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狗。见到狗就一脸冷漠地站在一边,对这种毛茸茸的天使不闻不问。犬类似乎天生就热爱这种高冷的物体,更加热情地扑了过去,李易峰一般对待方法是趁着主人看不见一脚踹走。
​不过他被张文建抓过包,所以之后还要再同时把男朋友也防住。张文建似乎是有一种对同类的亲切感,几乎跟任何犬类都相处得和谐又友好。多亏了他,不少毛茸茸的天使不用受李易峰一皮鞋的制裁。
​但是李易峰还是很不喜欢狗。他说他天生对这种生物过敏。
​这个李易峰居然要养狗。
​亲朋好友纷纷对这只倒霉的小东西表示同情。

​这个周末的第二天,张文建中午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姿势是弓着背捂着腰。李易峰不在家里,毫无新意地留了张纸条在冰箱上,“微波炉里有吃的”。
​张文建打了个哈欠,捂着腰去浴室刷牙。
​两个人连在洗漱问题上都有着很大的不同。李易峰认为一个人用完洗脸盆就必须把桌子擦干,而张文建习惯甩甩头就算了。甩甩头的后果就是不单只桌子,架子上镜子上哪哪都是飞扬的水珠。李易峰对男友的这种习惯非常头疼,最后解决方法是,看到镜子上有水一次,当晚就打多一次屁股。
​这其实是李易峰热爱的床上运动定番。不过没人知道。
​洗漱完出来李易峰已经回家了,旁边还坐着一只狗。
​大大的,毛茸茸的,阿拉斯加。
​张文建一下子扑了过去,把大狗往旁边拽:“宝宝你不要往那个男人旁边钻他很凶的沃……!”
​李易峰一下黑了脸。“你都没叫过我宝宝。”
​“宝宝是这只狗的名字啦。”
​被戳了章的阿拉斯加无辜地歪了歪头,又想往李易峰的方向跑。“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狗崽子……!”
​“没人那样用的啦。”
​“这也是这只狗的名字!”

​天才蒙蒙亮,李易峰就醒了过来,感觉头因为睡眠不足有点疼。
​我养了一条狗。
​“……”
​这下李易峰完全醒了,半眯着眼陷入了抑郁状态。一想到狗粮狗毛狗口水,就感到太阳穴在突突地跳。
​听着不远处狗爪子一下一下地扒拉门的声音,还有身旁人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李易峰恶劣性子作祟,把张文建尖尖的鼻子捏了起来。过没多久,张文建果然“噗哈”一声,像缺氧的鱼一样张着嘴也醒了过来。
​“天亮了?”他迷迷糊糊地说。
​“亮了。”李易峰毫不客气,“我认为作为同类,你应该去给这条狗洗澡。”
​“……啊?”
​“赶紧去。还是说你想去遛狗?”
​“想的。”
​于是两个人洗漱了一下,一起穿着睡衣下楼了。
​“我以前从来没敢想过能跟峰峰你一起遛狗。”
​张文建语气欢快,丝毫没有被人无端吵醒的起床气。
​“就算是我爸妈也不会想到这一点的。”
​“是啊,要是父母能够预料到这一点就太恐怖了——所以我一直觉得儿女跟父母之间还是有一点小秘密的好。”
​“首先不能让他们知道跟我一起遛狗的是一个男人啊。”
​张文建想了想,深以为然。
​路上人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只剩下几个在保安亭里昏昏欲睡的小哥。“这样下去可不安全啊。”张文建评价道,“峰峰,你说我们要不要把阿斯放到保安亭里帮他们看看门?”
​李易峰问都不用问就明白了阿斯是谁。“不行,他们不认识这傻狗。”
​“怕会卖掉吗?”
​“——怕会咬这个保安。你在想什么?”
​张文建没有回话,伸手把绳从李易峰手里接了过来,一下一下地卷在手腕上,又呲溜溜地松开。“我们养狗真的没问题吗?”
​李易峰定定地看住他,停下来不走了。
​“这全是看你。”

​两个人一只狗从小区的后门走到了前门,又走走停停地到了隔壁小区门口。“养大狗果然比小狗好,走远路都不会喊累。” “这明明一点也不远。”张文建怜悯地看了他一眼。
​隔壁小区的门口有一张石凳,张文建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了下去,男朋友却看着他发愣。
“来坐呀。”
“但是……我们还穿着睡衣呢。”
张文建也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忍不住双手抱胸。李易峰却比平时更加容易放弃地也跟着坐到了他的旁边,大狗趴到了地砖上。
张文建定定地盯着阿斯看了好一会儿,又把目光转到了马路。路上已经有不少赶着上班的车,懒懒散散地驶过空旷的路面。
李易峰也不想说话,就这样跟着他一起抱着手,目无焦点。
“……峰峰,你有没有感觉今天我话比较少?”
“今天明明才开始没几小时——不过的确是想问问来着。”
“来问吧,问了我才能够引出我想说的话哩。”
李易峰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问道:“——阿健,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少?”
“因为我想知道峰峰为什么突然会养狗。”

李易峰在那晚做了个梦。梦里一个留着利落胡子,梳了一头整齐的马尾的老头问他,你有什么心愿?
李易峰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鲁卡,不过这肯定不是你的愿望吧?
当然不是,李易峰嘴巴都没张过地回答。我许的心愿都能实现吗?
——没试过怎么知道呢?
老头狡猾地说道。
​李易峰想了半天,居然除了想给家里换一个新浴缸之外想不出别的了。
​能够实现我想让那个人愿望实现的愿望吗?
​李易峰像在讲绕口令。老头想都不想就点了点头,利落的白胡子在空气中扬了一个潇洒的弧度。
​——不过,实现的那个人得是你啊。

​“——我想养狗,但是不想跟峰峰一起养。”
​张文建听完后,不假思索地回答。
​李易峰看了他一眼,满脸认真,黑色的眼睛被准备要熄灭的路灯照得闪亮。
​“我可能会在读大学的时候出来租房子养,可能会在跟峰峰分手之后养,更加可能会在我们都成为老头子了、峰峰都已经不在了的时候养……
​“但是,不想在这种时候,……”
​李易峰站了起来,绕到张文建面前,蹲下来捧着他的脸。“这种时候,到底是怎样的时候?”
​“是我在跟峰峰拍拖的时候。”
​眼前的青年直率地说道,李易峰感觉手心的温度越来越高。
“我的男友真是体贴啊。”
“你要是这么想也是没问题的……”张文健狡黠地回答。李易峰笑着揉了揉他的脸。
​“会越揉越胖的。”张文健甩了甩头。“这下……阿斯怎么办?”
​“你以为我真的是买回来的吗?”
​张文建想起来了朋友圈里他俩大学同学外出出差找人托管大狗的事情,放心又懊恼地鼓起了双颊。
​“但是这样一来,那个愿望的机会就浪费了啊。”
​“没有没有,一定还能再兑现一次的。”
​手掌里的肉脸蹭了蹭男人干燥的手心,李易峰忍不住眼底浮起了笑意。“这可不是淘宝七天退货。”
​“你赶紧回想一下,那天晚上是用怎样的姿势入睡的……”
​“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直接做完就睡过去了。”
​“好!今晚再试一次!……”

​阿拉斯加在石凳旁边听着两个男人絮絮叨叨地说话。趴了好久,梦到了一个留着利落胡须、梳了一头整齐的马尾的老头。
​——你想要吃不完的肉骨头吗?

读完感谢——希望写得不会太奇怪(?)

评论 ( 1 )
热度 ( 100 )

© 反猫复狗! | Powered by LOFTER